有些人我表面上叫他帝国皇子,其实背地里叫他老婆

我害怕分别,我也厌倦争吵。如果最后一定会分别的话那不如不要有开端了。
我就是这样一个很糟糕又无聊的人,缺点很多,我想把这样的自己在最开始展现于你,即便如此也能接受的话,我再给你看那些别人未曾见过的。

我花一年与你相识,理应再花一年将你放下。

不管结果如何,和你的回忆是我人生的一部分。如果我割舍了且不作任何改变的话,我将永远不会成长。

某一天、长曾祢受伤了的小故事

cp长曾祢×蜂须贺

暧昧的双箭头前提下的双视角,并不长ry……。
ooc注意,ooc注意。

by sawashiki

----

“诶……!!”
一声惊呼突然响起,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。蜂须贺立刻注意到了,是隔壁浦岛发出的声音。
正在读书的他无奈地放下书,站起来,转身拉开纸门,便看到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浦岛正踏着木屐从自己门前经过,一步一步向本丸方向小跑。蜂须贺轻叹一声,以温柔的语气向自己可爱的弟弟提醒,
“浦岛,在走廊上不可以发出这么大的声音。”

“那个,长曾祢哥哥回来了!”浦岛立刻转身,
“蜂须贺哥哥,一起去本丸看看吧!”

他有些紧张又兴奋的回应,然后朝蜂须贺露出大大的笑...

长蜂,吻

cp长曾祢×蜂须贺
只是想写接吻而已…

ooc注意。

----

“你这赝品,装什么大哥……”

蜂须贺一如既往的讥讽着自己现在的“哥哥”,长曾祢。虽然他从未承认过这个“哥哥”。
“抱歉啊,”
长曾祢只能苦笑,“我是你哥哥的赝品。”
说着,他俯下身,向前凑近,蜂须贺来不及后退,便只能不情愿的与他直视。
“但我肯定不会比真品差的,会更加努力。是不是真品无所谓吧,能打就行了。”

“看来我和你的想法相差甚远。赝品永远不可能比真品优秀……更何况刀派为「虎徹」。”
提到自己的刀派,蜂须贺不禁骄傲的微笑。
身为虎徹一族的真品,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。这也是他最为针对长曾祢的一点。

但是...

大概是青江对石切丸产生好感的契机

cp石青

ooc有。

心情烦躁的青江!

大概是青江开始被石切丸攻略对石切丸产生好感的契机。

与其说是石青、不如说是青江中心偏石青…(抱头

-----


市中夜战归来。

青江看着迅速把骨喰、鲶尾和药研拉去手入室的一期一振,匆忙来找今剑的岩融,以及看起来毫不耐烦却说着“慢死了国広,快点回房手入”的和泉守兼定,本丸的房内不久就剩下青江一人。

深夜的城池格外宁静。除了平时夜战后手入室会略显热闹之外,别处几乎都是一片漆黑与寂静。本丸偶尔会点燃一缕烛光,但这烛光微弱得好似下一秒就会被黑暗吞没。

就如现在。

夜战后的青江并未受重伤,却感到劳累不堪。他疲惫地坐在草席上,卸下了平时面具般的...

从去年拖到今年的狛枝君……

谢谢三太太(去年的)授权orz

也是送给杏仁的生贺w

莱伊视角,段子

这次训练结束之后,柯诺尔有点不高兴。太明显了,尾巴上的毛都膨起来了。

大概能猜到他不高兴的原因。

“我说你,就那么不喜欢输给我吗?”

“谁会喜欢输给你啊……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短暂的沉默,莱伊逼问。

“……因为不想成为你的累赘。”有些犹豫后,柯诺尔不情愿地回答。

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累赘了?”

到底在想什么啊。

“就算那样…我也只是想…和你一样厉害啊!虽然可能会很难,”他顿了一下,“毕竟,你还是适合战斗的大型猫……”

真是……要我说什么好。

柯诺尔还是像孩子一样,各种方面都是。好像对自己身为小型种很自卑,还有勾尾巴。

而且性格倔强又逞强。为什么要和我比较啊。

真是笨猫。...

朋友要的,其实自己现在还不太明白DGS是啥……。

正经向的無駄親子

無駄亲子,双视角第一人称。

想表现彼此的心理活动,所以话说得很少orz

ooc有。

暂时无题……


-----


-DIO-


怎么都想不到这家伙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平时总是从容不迫、面不改色的他,也会有这样茫然的表情。

见到我DIO就这么惊讶?

之前调查过,他是意大利某个势力非常强的黑手党老板。成为老板那时好像才十五岁……不愧是我的儿子。虽然这之前从没见过面就是了。

尽管没见过,但我还是能借助替身力量看到身在意大利的他。

和我一样的金发,以外是三个卷起来的个性刘海,还有短短的麻花辫。我一百多年前也曾有过的湛蓝瞳色,现在正留在这家伙眼里。

他在看哪里……?

还...

“Haruno,就不能和你们老师说一下,把家长会改在晚上开?”

“并不是所有家长都是吸血鬼的,Padre。”

“照顾一下优等生乔鲁诺,不可以吗?”

“……是照顾乔鲁诺的家长吧。”

真没办法。虽说可以申请不去开,或者让他的亲生母亲去开,但这可是和Haruno相遇后学校的第一次家长会啊,终于和本DIO这么厉害又帅气的父亲相遇了,怎么能不去参加,这太可惜了!

“可以的话,我希望您不要参加。”

……wry?!

“像以前一样,让母亲去参加就好了。虽然母亲基本不管我,但家长会还是能应付一下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用再热切的目光注视我也没用,我还是希望您不要参加。况且家长会可不会在晚上开。無...

      1/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