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我表面上叫他帝国皇子,其实背地里叫他老婆

正经向的無駄親子

無駄亲子,双视角第一人称。

想表现彼此的心理活动,所以话说得很少orz

ooc有。

暂时无题……


-----


-DIO-


怎么都想不到这家伙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平时总是从容不迫、面不改色的他,也会有这样茫然的表情。

见到我DIO就这么惊讶?

之前调查过,他是意大利某个势力非常强的黑手党老板。成为老板那时好像才十五岁……不愧是我的儿子。虽然这之前从没见过面就是了。

尽管没见过,但我还是能借助替身力量看到身在意大利的他。

和我一样的金发,以外是三个卷起来的个性刘海,还有短短的麻花辫。我一百多年前也曾有过的湛蓝瞳色,现在正留在这家伙眼里。

他在看哪里……?

还挺有趣的。

那从我开始吧。

…………

“Haruno.”


-GIO-


为什么他会在这里?

没错,那个在我童年时就从没出现过的、只能从照片上模糊的背影来识别的,我的父亲,此时就靠在我房间的窗前。

虽然没亲眼见过正脸,但我确定,他毫无疑问就是那个人。

月光沿著他的身形照射进窗台,洒在地上,从地面上再一次映出了他高大的身影。微卷的金发,脖子上明显的伤痕,而且还能看到半个他右肩上的星形胎记……

从这个角度看,他现在的样子和我曾在钱包里夹过的那唯一一张照片、几乎一模一样。确实是他。

迪奥·布兰多。


他是我的父亲。

他比我想象中的要美。穿著贴身的黑色底衣,随意披著宽松的黄色外套,即便如此那结实健壮的肌肉还是清晰可见。还有那深红的双瞳,正朝我这边看着,但又很难确定他视线的焦点在哪……

但他是个恶魔。

从SWP财阀提供的情报,和以前自己做的调查来看,他可是个十恶不赦的吸血鬼。虽然我并未得知他为什么会变成吸血鬼。

每天都靠吸食血液来维持体力,和不老的容颜。更令我惊讶的是,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献身者主动来找他、效忠于他,一定是用了什麼邪恶的手段。

这样深刻的漆黑意志,就潜藏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体内。

而且,他还是我的父亲。


“Haruno.”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正这么想着,他突然转过身来,张口说了一句,初流乃。

他的声音很磁性,毫不沙哑。那一刻隐约能看到两颗非人类的僚牙。

汐华 初流乃,是我来到意大利之前的日本名,也是现用名的原本读音。我不是很愿意提起这个名字,它只会让我想起我的童年,极少得到母亲关照的孤独童年。

所以我纠正一下。

“是「Giorno」。”


-DIO-


“Haruno,才是你的名字。”

与我相见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啊,Haruno,我更喜欢这个名字。

「Giorno」在意大利语里有太阳之意,

明明身為吸血鬼的儿子,永远无法沐浴阳光的黑夜之帝王的儿子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為什麼你会在这里?”

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,不带感情色彩的问我。

哈哈,这么说,你已经认出我是谁了?

你也主动调查过关于我的事吧?

我们……真不愧是父子啊。


“当然是来看一下我意大利的儿子了。”

我用流利的意大利语告诉他。

不然我为什么要大老远从开罗跑来那不勒斯?

诶,他看起来好像很不解。


“难道不欢迎我吗?”


-GIO-


…………

……我想必须谨慎点才行。

万一他是衝著我的替身能力来的呢?

万一他只是来抹杀掉自己的子嗣的呢?

他是如此邪恶,就像迪亚波罗一样……不,那件事情还是不要回忆的好。

总之必须谨慎。


“说不欢迎的话你会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吗?”

——况且,我也不愿意,将这个在作為道具的母亲体内把我生下来的人称為「父亲」。

我的替身的另一形态「黄金体验镇魂曲」拥有把任何事物无效化的能力,所以他的「The World」应该也不在话下。

只要我的出手速度比他快。


-DIO-


还真是不欢迎我。

应该以我为豪,Haruno。我DIO可是夜之帝王,是值得你骄傲的父亲。

“我可是你的父亲,Dio Brando。”

我抬了抬头,用下巴示意他,“而你,是Haruno Brando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脑海中闪过一个永远也忘不了的姓氏,那个家族……

“——不是Giorno Joestar。”

我立刻对那个念头加以否认。

他依然看着我,没有回答。

“对了,你不喜欢Haruno的话,那,Giorno Brando好了。”

我对一言不发的他笑到。

他平静的神色依旧不变。年纪轻轻就如此稳重,真不像十八岁的青年,这点和我DIO年轻时还真是不同。

也许是因为他十五岁就经历了太多,当上老板后的三年,也让他更有所成长了吧。


-GIO-

什么乱七八糟的。我可是维持着随时准备叫出黄金体验的状态。

说什么父亲?我可没有这种杀人如麻的父亲。


等等,他说……

“……Joestar?”我不禁反问。

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过、却觉得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也许是个姓氏。说到这的时候,他的红瞳闪过一丝怒火,也可能是我多心。意大利语里没有jo的发音,想必是个外国人?

“那是谁?”

不知为什么,一股奇妙的热流涌上心头,我迫切的想知道关於这个姓氏的一切,好像和自己有某种联系,不追问下去就会错过什么似的……


“……和你,没什么关系。”

出乎意料的,他的笑容僵下来,仿佛抑制住了怒火般,低沉的对我说到。

“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你从前听过这个姓氏吗?”他边说着,边向我走来。我也很惊讶自己竟然没有避开。

他走到我的面前,低下头看着我,低沉地重复着,

“Haruno,你是我的儿子,是我DIO的儿子。”


这该死的身高差。

他的左手扶住我的右肩,不让人逃开似的有力,右手抚上我的脸颊,低下头,用那因逆光而显得深邃的红瞳注视着我。到底是……

“…………”


-DIO-


难道他至今都不知道Joestar家一事?

那就别问,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近距离看就愈发觉得,Haruno,非常漂亮。

“Haruno,你是我的儿子,是我DIO的儿子。”我直视着他的脸庞对他说到。

也许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性不太合适。俊朗的容貌,湛蓝的瞳色,乍看是标准的西方人,但仔细观察却能发现这容貌也稍带著东方人般的纤细柔和。

美丽而精致。

这样的你身上,是Brando的血……是和JOJO没有任何关系的……

我抚上他的脸颊,想更仔细的看看。

喔?没有躲开,有点意外。

“…………”他别开了眼神,“你到底有什麼目的?”左手拍开我摸著他的脸的右手,视线再次与我相对。

“从埃及来到这里也罢,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也罢,事到如今来这里找我到底有什麼目的?”

……终於好好跟我说话了。


“Dio Brando。”

微薄的嘴唇缓缓念出我的名字。

“你希望我把你当做父亲?在过了这十八年后,你突然出现让我称你為「父亲」?”


“这样一个非人类……”他的音量慢慢降低。


TBC.


谢谢阅读!

评论(4)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