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我表面上叫他帝国皇子,其实背地里叫他老婆

大概是青江对石切丸产生好感的契机

cp石青

ooc有。

心情烦躁的青江!

大概是青江开始被石切丸攻略对石切丸产生好感的契机。

与其说是石青、不如说是青江中心偏石青…(抱头

-----


市中夜战归来。

青江看着迅速把骨喰、鲶尾和药研拉去手入室的一期一振,匆忙来找今剑的岩融,以及看起来毫不耐烦却说着“慢死了国広,快点回房手入”的和泉守兼定,本丸的房内不久就剩下青江一人。

深夜的城池格外宁静。除了平时夜战后手入室会略显热闹之外,别处几乎都是一片漆黑与寂静。本丸偶尔会点燃一缕烛光,但这烛光微弱得好似下一秒就会被黑暗吞没。

就如现在。

夜战后的青江并未受重伤,却感到劳累不堪。他疲惫地坐在草席上,卸下了平时面具般的微笑,望着桌上那一盏晃动的烛火出神。

虽然习惯了黑暗与寂静的深夜,但一个人还是会感到寂寞。

青江心里如此想到。

不管是兄弟、朋友,还是共事,始终是与另一位刀剑付丧神产生的某种联系,或是羁绊。

这是青江不曾有过的。

“……有点羡慕啊。”

“唔……”青江这才注意到自己不自觉地说出了真实想法,感到有些难堪,但也庆幸现在只有他一个人。


谁会愿意与一把斩杀了幼童的刀产生羁绊呢。

一把传闻曾于黑夜之中斩除鬼怪,却无法成为神刀的幽灵切。

谁会留意这样一把刀?

青江无奈地苦笑,心里自嘲着。

但他转念又想,即使无法成为神刀,笑面青江仍是一把善战的刀。与生俱来的侦查能力与隐藏能力,是那些无缘战场的神社供奉品们所不能及的吧?


不知不觉中,眼前孤独黯淡的烛光终于没入黑暗。

青江轻叹着,一边慢慢从草席上站起来。他转身轻轻拉开本丸面向城池中央的门,一方洒满月光的小池塘立刻映入眼帘。

零散的落樱飘入池中,点缀在盛满月光的银色池面。这庭院深夜的美景,是只有活跃于黑夜的刀才能欣赏到的……吗。青江不禁停驻在门边,注视着院中的樱花树与小池。


凝望间,耳边传来些许动静。“嗒,嗒嗒”,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。

青江很快就注意到了,他立刻往左侧看去。一个在夜色下呈深绿色的身影正朝本丸走来。随着移动,屋檐未遮住的部分月光照清了那身浅绿色和服。光影交错间,来者高大的身材更为明显。

看清楚来者,青江放松了警惕。本面无表情的他微微勾起嘴角,却又稍稍皱起眉头。

他抬起头,注视着已然来到自己面前的人。

还没等那人张口,他便抢先一步。

“这么晚可不会有参拜者啊,御神刀大人。”


石切丸,一把常年供奉于神社的大太刀。他的个头明显比青江高大,如今穿着非出阵的轻便和服。走廊暗淡的光线在月光的辅助下,模糊地描摹出石切丸姣好端正的五官,以及两鬓修剪得整齐的头发。

青江不得不承认,他对身为有名的神刀的石切丸确实心怀一丝嫉妒。那声“御神刀大人”,隐藏着些许轻蔑的意味。

“哦呀,青江君,果然还在这里。这么晚了,还不去休息吗?”

石切丸并未理睬青江的话和突然转变的称呼,一如既往的以平和的语气打招呼。

本来夜战归来就十分疲惫的青江,面对眼前自己看来身份特殊的人,感到莫名的烦躁。已经不愿露出平时那不变的微笑了。

“这是我的事。”青江撇开眼神。

“……你受伤了?”发现了什么似的,石切丸的语气略微上扬。

“这点小伤不算什么,无需在意。”

“走吧,我陪你去手入室。”

青江一时语塞。从刚才开始,他们两个的对话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吧……他心里满满疑惑着,这人就不会看人脸色好好听人说话吗?

“我啊,可是擅长夜战的脇差。没那么脆弱。”

面对石切丸的关心,青江反而认为自己被小看了。被神刀小看了。

“石切丸太晚休息可不行,明天的神事要保持状态良好啊,要好好尽作为神刀的职责。” 青江带着轻微嘲讽的语气一口气回复到,

“况且,在市内夜战几乎派不上任何用场的大太刀,这么晚还出来闲逛吗?有什么事情可消遣呢。”


石切丸沉默不语。

青江也对自己刚才忍不住脱口而出的一番话感到惊讶。没办法,眼前的人可是拥有着自己憧憬的身份啊。

听到这种话,谁都会不高兴吧,说不定石切丸生气了呢……

青江想想,还是再次抬起了头,解释一下自己现在状态不太好,失礼了……

对上石切丸的视线。

青江还来不及开口,只见石切丸微微眯起眼睛,眼角的那一抹红也随之动了一下。他抿起嘴,嘴角上扬,对忽然抬头的青江,露出了温柔的微笑。然后轻启薄唇,

“在为你的平安祈祷啊。”



待青江回过神来,已经被石切丸拉着左手,沿着走廊走向手入室。

他侧着脑袋,若不是右侧头发能遮住部分脸庞,恐怕自己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脸在夜晚也能一览无余。


Fin.

评论(3)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