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我表面上叫他帝国皇子,其实背地里叫他老婆

长蜂,吻

cp长曾祢×蜂须贺
只是想写接吻而已…

ooc注意。

----

“你这赝品,装什么大哥……”

蜂须贺一如既往的讥讽着自己现在的“哥哥”,长曾祢。虽然他从未承认过这个“哥哥”。
“抱歉啊,”
长曾祢只能苦笑,“我是你哥哥的赝品。”
说着,他俯下身,向前凑近,蜂须贺来不及后退,便只能不情愿的与他直视。
“但我肯定不会比真品差的,会更加努力。是不是真品无所谓吧,能打就行了。”

“看来我和你的想法相差甚远。赝品永远不可能比真品优秀……更何况刀派为「虎徹」。”
提到自己的刀派,蜂须贺不禁骄傲的微笑。
身为虎徹一族的真品,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。这也是他最为针对长曾祢的一点。

但是,其实心里并没有自己所表现的这般讨厌长曾祢。仅仅是对他身为赝品却仍然强大、仍然如此坦然,心有莫名的不甘。
明明是赝品,为什么还能这样自若。说不出来的复杂感受,蜂须贺只好选择不断的回避,以及对长曾祢不断的恶语相向。

“…………”
突然的沉默。
看着沉默的长曾祢,蜂须贺还想趁机嘲讽几句。但在话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,长曾祢突然伸出结实的双臂,按住他的肩膀,身子也顺势靠近。
“……你干什么?!”
蜂须贺有些吃惊地想要推开。
他抬起头,才发现眼前的人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自己,一改往日的轻佻,暗金色的双眸毫无笑意。

“……放开我。”这样的姿势太过暧昧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还有,别碰我,赝品。”
只是为了保持平时的自己,掩饰自己因为眼前的人注视而感到些许害羞的情绪。

“就算我说不在意,也会有忍耐的极限。别一口一个赝品的,蜂须贺。”
长曾祢终于开口。虽然语调未变,但蜂须贺总感觉有些低沉。

长曾祢将脸向他凑得更近,甚至能感受到轻微的呼吸气息:“叫我一声哥哥吧?”
“不可能。”
这样的距离让他非常尴尬,没做过多的思考,蜂须贺同往常一样立刻回答。
长曾祢平时偶尔也会这样问几句,像是抱怨。现在也是一样罢了,随便应付就行了。
蜂须贺这么想着,长曾祢的脸忽然向前凑近,直至一片薄唇堵住了他的嘴。

——

“唔……!!”
突如其来的吻,让蜂须贺惊讶得瞪大双瞳,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。
他抗拒地用手抵住长曾祢胸口,试图推开。不料长曾祢突然咬住他的下唇瓣,使他不禁吃痛的张开嘴,习惯性的想要回击。
长曾祢左手按着他轻微颤抖的肩,右手抚上后脑,顺势将舌头探入蜂须贺口中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两人唇齿交缠。
因为蜂须贺不停抵抗,牙齿撞在一起的声音磕磕绊绊。
蜂须贺早已红透了脸,但不管怎么抵抗,由于身高差和体型差的缘故,挣扎始终都是无果。
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看到蜂须贺面红耳赤的喘不过气,长曾祢才舍得放开手。
离开的瞬间,双唇拉开了暧昧的银丝。

“……好好用鼻子呼吸啊。”
长曾祢看着喘息的蜂须贺低声说。
“你……你这混蛋!”
他终于回过神来,张口就是对长曾祢的怒吼。

“被赝品做这种事会气成这样,”长曾祢苦笑到。
“你的自尊心真够强。不过,”他停顿,眼神从蜂须贺身上移开,
“那也好。你就是这么讨厌我啊。”

红着脸的蜂须贺突然怔住。虽然自己一直以来都对长曾祢态度不佳,但是,
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了……

“喂,我没有……”
不知为什么,蜂须贺觉得不得不向他解释。
但长曾祢打断了蜂须贺的话,按住蜂须贺肩膀的双手加大力度,
“现在如果想承认我这个哥哥的话,已经来不及了哦。”
“我已经无法,对你抱有仅限于'弟弟'的感情了。”长曾祢苦笑到。

“你这……”
蜂须贺红透了脸,说话吞吞吐吐。
“赝品就赝品吧。在你心中我早就不算是哥哥的话,做一些超出这个范畴的事情,也能被原谅了。”
长曾祢低下头,凑近蜂须贺,“你一直都知道的吧,我喜欢你……”

他再次吻上蜂须贺。
“你给我,等一下……”


现在的你,一举一动都让我疯狂,令我着迷。
装作若无其事地面对你的讥讽,可你所说的每一个「赝品」,都像冰锥刺入我心底。
但这阻止不了我对你如潮水般的感情。
是不是赝品就那么重要吗。
不,其实最重要的是,我是你哥哥的赝品吧。
真羡慕那个「长曾祢」啊,能这样被你憧憬着。

我不过,是那家伙的仿制品罢了。

Fin.

评论(6)
热度(70)